阿云木木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最近很烦恼

第一次写同人文,ooc,文笔也不好,还烂尾了,大家见谅。
――――――――――――――――――――

1
        熊梓淇最近很烦恼,因为高一开学了,他的美好暑假还没high完就无情地结束了。
        开学之前,他的奶奶灰被妈妈无情地压去染回来了。“真是不懂时尚!”熊梓淇不满,更过分的是,自己双胞胎哥哥仲堃仪的挑染黄居然没有被染回来,理由是天生的就不动它了。
        所以说为什么这么快就开学了啊,熊梓淇在开学典礼上站得心累。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可爱的正太音:“同学们,老师们,你们好,我是彭昱畅,秋风送爽......”读毕,配上了一个可爱的笑容。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就像天使,笑容灿烂治愈,牙齿好白。在那天,熊梓淇意识到自己恋爱了。
        “真希望可以和他一个班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开学典礼结束后,熊梓淇在教室感慨道。
    “很遗憾,他是隔壁二班的。”双胞胎哥哥仲堃仪在一旁泼冷水,“不过他有个表弟孟章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你还有机会套近乎。”
    “哥你怎么知道?”
    “看了分班名单,学校的风云墙也有写,彭昱畅和他的表弟孟章是以并列第一考进本校的。他们长得还挺像的,刚刚自我介绍你没认真听吧。”
    “哈哈,这不重要,哥,我的亲哥,我那比较善交际的哥,你说我该怎么追彭彭啊,不能直接去表白吧。”
    “恩...你可以先找孟章同学做朋友,再迂回地跟彭昱畅同学做朋友。”
    “我懂了,谢谢哥!”熊梓淇兴奋地跳了起来。
   
    2
    孟章最近很烦恼,因为他的同班同学熊梓淇同学好像在追他。
    因为开学第一天放学后熊梓淇同学带着他的哥哥仲堃仪同学堵住了他的去路。
    “孟章同学,我们送你回家吧。”
    “谢谢熊梓淇同学和仲堃仪同学,我可以和表哥一起回家。”
    “哎哎,没事,顺路吧,一起啊。”
    “呃呃,好吧。谢谢你们了。”孟章把自家表哥有六块腹肌,特别能打的话咽了下去。
    这一路非常尴尬,作为一个乖乖牌,孟章答应了妈妈高中时不早恋,但是熊梓淇同学没有表白,他也没有办法拒绝,可是这么明显地献殷勤,他还是看得出来的,熊梓淇同学在找话题,怎么办啊。
        为了委婉地拒绝熊梓淇同学,孟章干脆找仲堃仪同学搭话,慢慢地与熊梓淇和表哥彭昱畅拉开了距离。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孟章一直与仲堃仪同学聊天,欣喜于有人能get到自己的所有梗,双方的称呼也从礼貌地“仲堃仪同学”“孟章同学”变成了外号“方方土”“小葱”。
        十一国庆节放假归来后,学校举行了一次野外素拓,一班二班合并后再重新分组对抗,孟章因为书法比赛请假未去。在qq空间看素拓照片时,意外发现熊梓淇和自家表哥互动略多,又看见了两人的合照,瞬间什么都懂了。
原来熊梓淇追的是自己表哥,而他的误会给了熊梓淇可乘之机。这主意,不像熊梓淇想的,一定是方方土想的!这方方土厉害啊,和熊梓淇打配合,把自家表哥拐跑了。哼,太过分了。

3
        彭昱畅最近很烦恼,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在追自家宝贝葱。
        放学路上多了两个人后变得尴尬了起来,一路上,他看熊梓淇同学似乎很想开口,但是不知道说什么,特别可怜,于是与熊梓淇同学搭话,可是他看起来似乎很紧张啊,把自己扭来扭去的,特别可爱。
      “熊梓淇同学你好我可以叫你梓淇吗?我是孟章的表哥彭昱畅,你可以叫我彭彭。”彭昱畅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你,你好,彭彭,你当然可以叫我梓淇了,很,很高兴认识你,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你了,你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讲特别好。”
      “哈哈,谢谢你的夸奖......”
        彭彭觉得梓淇很帅啊,而且特别细心,在两人相处时会顾及自己那比较有压迫感的身高,扭动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做到双方处于一个高度,可惜他正在追求自己的表弟,sad。
    在学校的野外素拓中,彭彭有幸和熊梓淇分到了一组,并肩作战,彭彭看着梓淇认真的模样,决定拼一次,向熊梓淇表白。“梓淇...”
    “彭彭,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哎?梓淇,你不是喜欢我表弟吗?”
    “不,我喜欢的一直是你,我本来打算以送孟章回家为借口来接近你的,谁知道你们好像都误会了,虽然误会让我阴差阳错地走近你,但还是早点解释清楚好。彭彭,趁没有他们两个电灯泡,你告诉我,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我愿意!”
   
4
    仲堃仪最近很烦恼,因为他发现一向聊得很好的小葱居然不理他了。
    在看到自己蠢弟弟与彭昱畅牵手笑得很傻后,他明白了,自己弟弟追到了彭昱畅,小葱认为一切都是他的主意,表哥被抢走让小葱不开心了。可是这不是他的主意啊,他本来是想假意陪弟弟追人来跟小葱套近乎的,毕竟他要在小葱面前当个矜持的人,现在人还没追到呢,居然跑得更远了。
    不爽。
    不爽的仲堃仪发现道歉没用后选择加入了学校的书法社。
    于是,书法社的副社长孟章看到了一脸纯良的仲堃仪。
默默地咽了口水,孟章去了另一张大长桌开始练习书法。
    盯着孟章的后脑勺,仲堃仪无声地笑了。
    小葱,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12)